嚴正聲明:我和 iProA 完全沒有任何關係

若不是剛剛看到 Daisy 的 blog post,我也不知道 iProA 未經我的同意將我的名字列入他們 Executive Committee 2010-2012 Blogger's Community Special Interest Group (SIG) 內。

截圖如下:

iProA Executive Committee 2010-2012

URL: http://iproa.org/index.php/en-GB/executive-committee/269-executive-committee2010-2012.html

我在此嚴正聲明,我個人與 iProA 並沒有任何關係,既不是他們的會員,沒有交會費,也不是 Blogger SIG 的成員,甚至連什麼小組會議也沒有開過,完全是失實的。

我和 Daisy 等人在2009年香港網誌年會後,iProA 曾接觸接觸當時身為籌備委員會的數人包括我,說希望在 iProA 成立 Blogger SIG,並邀請我們幾個人加入,當時我們問過 ISOC HK 的會長莫乃光意見,他說若對 blogger community 有幫助的話,不需太介意他們的背景。

但當時其實只和 iProA 見過兩次面,之後便不了了之,我比 Daisy 和 iProA 的關係更疏,因為我連入會表格也沒有交過,但 Blogger SIG 居然出現我的名字,還出現了兩次,一個是我的真名,另一個是我的網名,結果我分身了。

堂堂一個大會 iProA,這種做法實在令我非常憤怒,我先申報我是 IT 界功能組別選民,我就是要在功能組別未廢除前,用我手上的選票阻止保皇黨的議員進入立法會,我絕不會介意會有人會話我在立法會選舉日出這 blog post 是別有用心,因為我真的要讓人知道 iProA 的做法是如何不堪。

我在此嚴正聲明,我會保留一切追究權利。

關聯閱讀:

認真你就瘋了?

好友老占說:「在現今香港,稍為認真點都會瘋癲」,對,我已經發瘋了很久。

這年是我出來遊行、靜坐最多次數的一年,還未計今年還有約半年才完結。

Protest Continue reading »

街拍的勇氣

街拍的確需要勇氣,要做到好像 Eric Kim 這樣,近距離拍攝,之後一句「Thank you」便完成整個過程,的確不容易,Eric Kim 在他的 blog 中說過,他這樣拍攝,九成多情況是很順利的,沒有什麼不快事情發生。

我覺得這門功夫,除了拍攝要夠快速,之後一句「Thank you」之外,笑容也非常重要,在影片中可以看到 Eric 的笑容非常親切,簡直就是「四萬」一樣,的確可令成功率大增,而我的外表一向給人的感覺都是冷酷,笑起上來也不見得親切,看來有需要學習怎樣笑得好看些,否則就算有了每次拍攝後被揍的覺悟,總都不能每按一次快門也被揍一次吧? :P

謊言

究竟一個謊言可以維持多久才會被拆穿?

兩年前,我的表妹在家裡燒炭,她和她六歲的女兒因此逝世,由那時開始,大除夕除了是迎接新的一年外,還有另一重意義。

我的表妹的童年過得並不開心,因為父母離異,她是我外婆揍大的,她因為童年缺乏家庭溫暖,所以渴望自己能擁有一個家庭,但最終結婚不成反成為單親媽媽。

我記得兩年前我再婚前的時候,她曾給我來了電話,說不能出席我那個簡單的家庭晚飯,但當時並不察覺有什麼問題,但過不多過半個月便收到她自殺的消息,我曾為了不察覺她當時有自殺的念頭而內疚好一段時間。

我的家人為了不讓外婆傷心,所以決定一同向外婆說了一個謊言,說表妹到了國內工作,所以和她的女兒一同住在國內,短時間不會回港。

但這個謊言可否維持到外婆仍在世時也不被拆穿?我不知道,只是每當對著海時會不期然掛念表妹,因她是海葬的,只希望她和表外甥女可以安息。

七一見

政府最近實在做了太多「好」事了,立法會遞補機制的硬弓上馬,洗腦的國民教育,版權修訂法的分拆網上廿三條,能令我順氣嗎?後日街上見。

Page:  1 2 3  159 Next →